i6u2l优美小說 大奉打更人-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推薦-h6vl7

Home / 仙俠小說 / i6u2l优美小說 大奉打更人-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推薦-h6vl7

大奉打更人
小說推薦大奉打更人
东海龙宫门徒,三花寺僧人,同时扭头,望向浮屠宝塔敞开的大门。
“有进就有出!”
度难金刚淡淡道,脑后火环燃烧,带来灼灼的热量,让周围的人仿佛来到炎炎盛夏。
鬼月姝 缇米
这里是三花寺的地盘,浮屠宝塔是佛门至宝,即便夺走龙气总归是要出来,想在佛门眼皮子底下抢龙气,哪有那么简单。
鬼城詭事 極葉
虽说在这之前,度难金刚没想过龙气会被夺走,但哪怕真遇到这样的情况,他也不认为龙气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离开浮屠宝塔,离开三花寺。
“阿弥陀佛!”
三花寺主持亲眼看着爱徒兼接班人死去,悲恸难忍,道:
“浮屠宝塔一甲子开启一次,每次开启十二时辰。时辰一到,大门自会关闭,度难金刚,不妨让那些永远留在塔内,自承恶果吧。”
戴着兜帽,只露出半张脸的伊尔布笑道:“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。”
花千骨之生生癡戀君相隨
净心点头。
三品无法进入浮屠宝塔,但一品的菩萨可以入内,不需要等到一甲子后,待阿兰陀的气氛不再那么剑拔弩张,自会有菩萨过来收走龙气。
只可惜到时候,龙气是不是还给予他,就难说了。
佛门没有失去龙气,但他确实损失了一份大机缘,一念及此,净心不可避免的涌起嗔念。
“阿弥陀佛!”
他旋即低声念诵佛号,将情绪排除。
禅师修心,走的是唯心之路,不像武僧那样,吃酒喝肉杀人,百无禁忌。
“不妙啊。”
李灵素“嘶”了一声,分析道:“有金刚和灵慧师坐镇塔门,想要从外面接应,必须打退他们。”
但即便以术士的花里胡哨,也不可能撼动护法金刚,何况还有一名灵慧师。
慕南栀眉头紧皱,抱着小白虎的双臂不自觉的用力。
“脉…….”
这时,孙玄机又说了一个字,而后,他轻轻踏一下脚,铭刻在炮台上的阵纹逐一点亮。
卖?他要卖什么?
李灵素完全听不懂,来不及细想,便见箩筐里的炮弹自从飞起,完成填装。
紧接着,“轰轰轰”的声音里,十五架火炮齐齐往后一退,炮管射出一枚枚炮弹。
床弩弓弦震颤的响声同步,一支支碗口粗壮,与人等高的弩箭激射。
度难金刚闪身堵在塔门外,双手抬起,用力往天空推去。
他推出一道无形的、宛如海浪的气墙,让床弩折断在空中,炮弹炸毁在空中。
一团团火光于半空炸开,犹如炫目的烟花。
轰轰轰!
第二波攻击紧随而至,但目标不再是度难金刚等人,炮台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塔后,朝着下方倾泻火力。
慕南栀凝立在炮台边缘,看着炮弹轰在浮屠宝塔上,炸的墙壁皲裂,墙皮一块块剥落,露出里面暗金色的塔身。
不多时,浮屠宝塔变的斑驳,不规则的暗金色和白色墙壁交织。
白墙黑瓦只是掩饰,浮屠宝塔本身是一件法宝,一品菩萨温养无尽岁月的法宝。
如此密集的火力,竟无法撼动半分………李灵素心里刚有感慨,眼前一花,炮台再次传送。
原本炮台所在的虚空中,伊尔布的身影骤然出现,孙玄机提前察觉到危机,避开了灵慧师的扑击。
双方在空中追逐,孙玄机并不理睬伊尔布,执着的朝下方开火。
他在逼度难金刚出手。
东方姐妹和三花寺僧人再次逃进了浮屠宝塔第一层,相比起许七安在塔内的火炮输出,孙玄机的火炮威力要强数倍。
即使是四品武僧,也不敢轻易承受。
度难金刚站在塔前一动不动,金刚神功护体,火炮的威力于他而言,构不成威胁。
“三花寺毁了便毁了,重建就是。我倒要看看,你的炮弹和弩箭能有多少。”
度难金刚声音“嗡嗡”作响。
“咒杀术!”
伊尔布再次扑空后,选择施展巫师招牌绝技。
但咒杀术没能立功,没有媒介,隔空施展咒杀术,强度不足以突破阵法的护持,影响到孙玄机。
反而是伊尔布挨了一炮,略显狼狈的倒飞出去。
李灵素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,他的眼界还在,乍一看孙玄机游刃有余,稳占上风,其实佛门才是真正的纹丝不动。
………..
“外面打起来了。”
“司天监的术士是在接应我们,要冲出去吗?”
“找死么,没看见护法金刚守在门口啊。”
“现在只能寄希望那位监正的二弟子了。”
雷州武夫们对自身的处境有着清晰的认识,抢到宝贝,打退佛门,不代表事情已经结束。
能安全离开浮屠宝塔才是关键,好在对方有三品高手,己方也有,司天监的术士以一敌二,游刃有余,真是厉害。
南边的窗户口,李少云、袁义、汤元武齐聚窗边。拄着长枪的镇抚将军,回头看了一眼远处的青衣徐谦,低声道:
“似乎出不去了?”
汤元武脸色凝重,眉头紧锁:“浮屠宝塔只开启十二时辰,如果不能在此之前离开,我们将被困死在这里。”
袁义补充道:“孙玄机不可能战胜两名三品,尤其还有护法金刚。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”
李少云“啧”了一声,皱着眉苦着脸:“我看那老和尚挺随和的,不如求一求他,让他把我们送出去?”
都指挥使瞥了一眼闭目盘坐的塔灵,摇着头说道:
白發皇妃
“他连佛门僧人都不帮,岂会帮我们。”
“试试又不要银子。”
李少云扛着枪走过去,像模像样的合十,道:“大师,请让我们出去。”
花壹樣的年紀
老和尚垂眸微笑:“路在施主脚下,大可离开。”
………李少云目光闪烁一下,忽然跪倒在地,双手合十,悲从中来:“大师啊,我家中上有九十老母,下嗷嗷待哺的幼子,看在还有一大家子让我养的份上,求求您送我们出去吧。”
老和尚微微动容,问道:“施主贵庚?”
“二十五。”
“家中可有兄弟姐妹?”
“没有没有,我李家世代单传。”
老和尚道:“令堂六十五岁生的你?”
……..李少云脸色猛的僵住,声音也卡在喉咙里,他张了张嘴,想给自己找个适合的解释,却语塞的说不出话来。
心说特么的这塔灵竟还会算数?
爆笑穿:贪财小蛮女驾到 潘潘玛丽
妖孽軍長俏軍醫 幻想飛翔
李少云骂咧咧的走了。
他返回到袁义和汤元武身边,脸色凝重:“不妙,这老和尚不但铁面无情,甚至还有一手神鬼莫测的算数。”
双刀门主和都指挥使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“我仿佛从你们眼里看到了“粗鄙武夫”四个字。”李少云不悦道。
“没有。”
“我们没觉得武夫粗鄙。”
“总觉得你们在暗讽我………现在该怎么办?”李少云无奈道。
双刀门主没说话,袁义则扭头看向徐谦。
“只能看他了。”
………..
“现在正是解印神殊最好的机会,释放这条手臂,既然拼凑神殊的魂魄,又能借断臂的力量,解决眼前的困局。”
许七安慢慢靠向神殊断臂,在这个过程中,他始终关注着塔灵的反应,试探对方的底线。
令人意外,塔灵老和尚垂合十垂眸,对塔内的众人包括许七安在内,不闻不问。
许七安在三丈外停下来,审视着神殊的断臂,这是一条左臂,呈青黑色,肌肉虬结,线条流畅,比例完美,与其说是手臂,其实更像艺术品。
它被九道暗金色,指头粗的锁链缠缚,锁链的另一头嵌入地面、墙壁,以及立柱中。
“先试着唤醒它……..”
许七安斜眼观察塔灵老和尚,见他还是那么佛系,心里微喜,轻扣地书碎片,取出小姨子白姬不远千里送来的脚环。
叮叮叮!
他轻轻摇晃脚环,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铃铛持续作响,十几秒后,许七安看见那只断臂的左手食指,动弹了一下。
这画面,让他有种看恐怖片的错觉。
随着铃铛清脆的响声,手指动弹的幅度越来越快,它彻底活过来了,这条断臂以手指为足,飞快爬动,但被锁链牢牢缠缚,左冲右突,锁链崩的笔直。
许七安握着脚环,表情僵硬的后退,一点点后退。
他脸色极为难看,因为从这条断臂里感受到了强烈的恶意,不啻于地宗道首的恶意。
神殊绝非善辈,这是早已知晓的事,不管是附身恒慧时展现出的邪异,还是偶然间流露出的疯狂倾向,都在告诉许七安,神殊是个危险人物。
但桑泊底下的右臂是善念居多,而封印在雷州的这只左臂,明显属于“邪恶”阵营,与友善的右臂截然不同。
“我现在修为被封印,神殊(右)在沉睡,缺乏对风险的应对能力………”
许七安一颗心慢慢的沉入谷底。
“该死,这种残肢不能释放,我敢断定,一旦释放这条断臂,它会立刻反噬我。而且,对外界来说,无疑是巨大的灾难,它会不顾一切的吞噬生命,攫取精血………”
他紧握脚环,又沮丧又恼怒又无奈,对现在的他来说,这样的情绪非常少见了。
“阿弥陀佛!”
塔灵老和尚,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侧,合十微笑:
“善与恶,往往在一念之间。”
许七安被他突如其来的搭话,惊的后退两步。
他果然关注着我,准确的说是在关注神殊………许七安悄悄把脚环藏好,斟酌道:
“这条断臂充斥着恶意,他的主人到底是谁?”
塔灵老和尚沉声道:“一个极端之人,善恶都在两极。”
“二品的纳兰雨师被镇压在第二层,这只断臂却镇压在第三层,可见主人是位极其可怕的人物。如果它脱困,会带来怎样的后果?”
许七安一边打探神殊情报,一边苦思逃离良策。
塔灵老和尚收起笑容,满脸严肃:“生灵涂炭!”
“……..”
原本在他的计划里,脱离浮屠宝塔的压箱底手段是神殊的断臂。
右手如此强大,左手想必也不会差,但也不一定,必定和尚是单身狗,单身狗修的麒麟臂,通常是右手。
——————
但就算左手稍差,也不会差太多,对付外头的三品金刚想必是绰绰有余。
结果人算不如天算,镇压在浮屠宝塔里的断臂,是神殊的恶念。
“想解开它的封印,一定也很困难吧。”许七安收敛情绪,试探道。
塔灵老和尚看了他一眼,道:
“五百年前,监正和佛门以此塔为载体,布置阵法封印凶物。
“浮屠宝塔是法济菩萨的法宝,第一层有“不杀生”戒律,三品以下任何体系的修士,收入其中,就无法妄动干戈。
“第二层立着三十六尊金刚法相,称为“镇狱”,可镇杀二品高手。对敌时,法宝主人可调动镇狱的力量,压制敌人。
“第三层的两尊金身,是法济菩萨修行的大智慧法相和药师法相,有原法相七成的力量。可启智,可救人,但无法对敌。”
启智?我家铃音就需要这个……….许七安想起了自家扎童髻的幼妹。
如果能用大智慧法相给铃音启智开窍,愚蠢的小孩就会从“人之初,什么本善”的学渣,进化成三字经倒背如流的学霸。
可镇压,可控制,可救人,可启智,这浮屠宝塔也太强了吧。不愧是一品菩萨的祭炼的法宝。
也是,佛门选择用它来镇压神殊,正是因为它的位格够高,作用够强。
我要是有这么强的法宝,当初杀元景帝时,也不会这么艰难,与许平峰摊牌时,也不会这么狼狈。
浮想联翩之际,塔灵老和尚又问道:“阁下有能力解开监正的封印,却解开我的封印。”
他知道,他什么都知道……….许七安脸色再次僵住。
就在许七安想着如何应对时,老和尚双手合十,温和道:
“佛说,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贫僧愿意给施主一个机会,容你解开封印,释放它出来。”
许七安愕然。
见他一脸质疑和茫然,老和尚合十道:
“出家人不打诳语。”
许七安仍是不信:“你真的同意我释放它?”
塔灵和尚微笑点头。
许七安转过头,看向散发恶意,不停冲撞封印的左臂。
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释放神殊,杀出三花寺再说,龙气至关重要,不能落入佛门之手……….
不行,我现在还无法驾驭神殊的断臂,一旦释放出它,必然失控,到时候雷州不知道要死多少人………..
两个念头,就像两个小人,在脑海里激烈碰撞、打架。
金球之路
许七安手里的脚环握紧了又松开,松开又握紧,如此反复几次,他低声道:
“罢了。”
塔灵老和尚露出欣慰笑容:“善恶就在一念间,施主通过考验了,自今日起,你就是浮屠宝塔的主人。”
说话间,他抬手轻轻一招,一抹淡淡的金光从许七安怀里飞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