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ppms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討論-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驚變,梟雄末路! 九閲讀-56dy0

Home / 歷史小說 / 0ppms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討論-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驚變,梟雄末路! 九閲讀-56dy0

三國之龍圖天下
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
夜幕之下,寂静无声。
魏军的营盘之中,不管是中部战区,还是最有两翼的防线,都保持高度防御,为了防止夜袭,甚至大多将士都没有卸甲,抱着兵器坐着休息。
不过这一夜却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
壹胎二寶:億萬首席愛妻入骨
周军并没有来夜袭,这倒是出乎魏军很多的将领的意料之外。
斗天传奇 沉默的奶瓶
不过第二天早晨,天突然变得有些幽暗下来了,早晨不见阳光,反而是乌云笼罩了过来了。
哗啦啦!!!!
一场中雨突如其来的覆盖了整个战场。
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按道理是不好作战的,毕竟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情况,真打起来的,两败俱伤而已。
可对于周军而言,这时候就是要拼一个的两败俱伤,他们才有最后唯一的一丝突围的机会了。
所以当下雨开始,也是周军拉开最后决战的开始。
鬼王傻妃:草包小姐横天下 嫣云嬉
指挥台上。
袁绍和张郃并肩站立,袁绍远眺一眼,看着前方列阵森严的魏军阵型,心中有些的哀鸣。
此战,他仿佛看不到希望了。
血债,残王追逃妃 多奇
倒是张郃,面不改色心不跳,面对前方,仿佛并不在意任何的防御,此战他必须要表现出自己绝对的信心。
“大王,此战是我们唯一的机会,末将若是侥幸突围而出,大王可紧跟随后,若是末将此战突围失败,必已陷入围杀之中,末将当尽全力拖住他们,大王率大戟士自信寻找突围的地方!”
张郃对自己能突围的信心其实不大,只是背水一战而已,哪怕输了,他最少能拖住了魏军主力,给袁绍争取机会,他还嘱咐了两句:“莫要往回走,孙伯符乃是当世名将之一,你是没办法突围的,也莫要往东,鸡鸣山易守难攻,还有魏将夏侯渊坚守,你也没办法突围出去了,夏侯渊善战,而且防御无双,哪怕的是鞠义在此,也没办法杀出重围,唯一有机会的是,东部战线,沿巢水而下,虽然不能北上,却能入徐州,若能从徐州入青州,便可返回河北,还能重整旗鼓!”
“儁乂,何须如此悲观!”袁绍咬咬牙,他不愿意未战先败。
“大王,我们可以鼓舞军心,可以背水一战,但是还是要最坏的打算了,此战,吾等机会,只有十分之一不到!”
张郃无奈之下,说出了事实。
昨天一战没办法打破魏军防御,已失了三分时期,而且被陷入重围的消息,也有些藏不住了。
军中将士已有流传,未必能撑得住多久时间。
再说一个,他们进攻,魏军防守了,进攻的必然吃亏,伤亡越大,军心就越快的崩溃,一旦军心崩溃,那就是无力回天了。
不要袁绍再说什么,张郃拱手行礼,直接说:“吾去也,大王珍重!”
此一去,或后会无期了。
“儁乂!”
袁绍颤抖的声音发出来了,这或许是他最有良心的一次:“你对孤,已是尽忠了,若生死之关头,孤允你自行决断!”
张郃仿佛没有听到,策马狂奔阵前而且,手中长矛扬起,举天长啸,在雨水之中,怒喝起来了:“儿郎们,河北生死,在此一役,吾等大好男儿,当仗三尺青锋,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杀啊!”
“杀啊!”
“杀啊!”
虽然比较昨日而言,将士们的士气已经开始回落下来了,但是的面对张郃身先士卒,亲自鼓舞士气,将士们的斗志,还是的有一些的。
踏踏踏!!!!!!
骑兵在前,步兵方阵在后,弓箭手形成左右的两个羽翼,向着前方进发。
“弓箭手准备!”
“在!”
“放!”
嫡庶有别:将女不好惹
“咻咻咻咻!!!!”
第一轮的箭雨混合那密密麻麻的雨滴落入了魏军营盘之中的。
“防御!”
“全营防御,找掩体,顶铁盾,守住自己的位置,不可乱!”
吕布登台指挥,面对的前面的气势冲锋,他并没有半分的畏惧,他不怕周军士气变强,局势到了这一步,周军将士哪怕是变成疯狗,也咬他不进。
他只要坚守住,不出击,把伤亡变得最低,那就足够拖死周军的将士了。
“河北多有大将!”
曹操站在营盘之前的,眸光通过的望远镜,扫视前方,看着张郃的英姿,心中有些黯然,道:“惜袁本初目中无人,不能善用其之才,此人之能力,很强大,却往日籍籍无名,实属是明珠暗投,来人,去告诉的吕布,孤要生擒此将!”
“大王,此将恐怕是怀有必死之志而战,大雨天气,助长他三分气焰,若是应对不得当,说不定会给他凿穿我们的营盘的可能性!”
郭嘉低沉的说道。
“无妨!”
曹操自信的说道:“他虽勇,可魏军儿郎也不怯懦的,他们周军有背水一战,我们就没有死守到底的决心吗,这时候,他想要拼坚韧,我们也是奉陪到底,孤非常想要知道,袁本初还能守住多久!”
他的望远镜继续往后面看,已经看到袁绍了,袁绍在指挥台上,仿佛有一种与将共存亡的决心。
但是他却非常了解袁绍,袁绍是坐不住了,他的勇气,能维持的时间太短了,上了战场,多变多疑,就是他的性格。
“来人!”
“在!”
“命东翼放开一个口子!”曹操低沉的说道:“让出一条路来了!”
“大王想要请君入瓮?”郭嘉眸子一亮,他善于战场布局,但是人心叵测,却没办法把玩人心,这一点,曹操更擅长之。
“孤的目的一直都非常明显的,孤要的是这周军主力的收编,至于袁本初,他逃不逃,最后的结果都一样,如果他逃了,孤倒是省掉很多事情,要是这样还能让他走得出我们的手掌心,那算他命大,孤让他会河北苟延残喘,和刘皇叔斗一场,也无妨啊!”
曹操的笑了笑。
这是不管怎么样来说,他都不亏本的买卖,放开一道口子,袁绍就能逃出去吗,可能性不大,毕竟周围的布防,都是魏军阵型。
就算给了他万一的机会,他回到了河北,失去了周军兵力的他,可不再是那个威风凛然的河北王,对中原构不成任何的威胁,而且还能的让他和刘备去扯皮,能拖住刘备的脚步,也是一桩不错的买卖。
敌人未必是需要一棍子打死了,有时候能利用起来,更是一件好事,这样的话,更能给自己的带来利益。
但是的放虎归山始终留后患的,人心再怎么算,也很难如愿,所以如果可以,曹操是不允许袁绍走出官渡的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“撞过去!”
王牌特工 闻香识女
张郃已是竭斯底里,此战他要奋力一战,若是战死,无非就是舍生取义而已,武将,战死沙场,乃是的幸事。
“撞!”
“撞!”
河北周军直接凶悍的撞击在了魏军战阵之上。
“好凶猛的打法!”
吕布来兴趣了,魁梧的身躯,一身战甲,威风凛然的把自己暴露在一滴一滴的雨水之中,眸光冷厉,凝视前方,时刻关注着战场变动。
“将军,大王有令,生擒周军主将!”
一个传令兵从后面而来,传达曹操军令。
“大王可真是看得起末将啊!”
吕布无奈。
他咬咬牙,道:“传令向宠,中营放开一道口子,让他们陷进来打,弓箭手准备,一旦杀进来了,全线的箭矢覆盖,先给我们杀他们的措手不及!”
“诺!”
一道道军令传达,整个魏军阵型开始变动起来了。
最前面的铁盾营直接放开了周军的冲击,辕门也打开门了,周军主力如同一道洪流,面对泄洪的情况,不由自主的沿着辕门而入。
“不好!”
张郃也是一个经验老大,眼力过人的老将了,这种全面拉开战线推动,却被中间给的泄洪凹进去的情况,明显就是的半弓围杀的阵仗!
“左右两翼,推进,跟上!”
张郃下令说道。
“杀!”
“杀!”
左右两翼凶猛的开始进攻。
但是中线已经深入有一里了,拉开了长长的一大排战线,仿佛靶子一样,直接树立起来了。
浴火焚神
“射箭!”
魏军弓箭手左右两列,以中间为靶子,开始箭矢覆盖。
“将军,前营三千将士,全军覆没!”
不到半个时辰,陷进去的将士,几乎是全军覆没,这一下,足够撼动了整个周军的军心了。
看着的这凄惨的一幕,周军将士们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,一个个被恐惧给包围了,热血不在,战意回落。
“变阵!”
精靈位面聊天群
张郃咬着牙,下令:“左右两翼交错,中部兵马换位,呈现出天地人三才战阵,强兴进攻!”
如果是老兵,这一道军令应变及时,但是部下大多新兵,训练时间不长,对于军阵根本不熟悉。
临战变阵,迅速就让自己的兵马自乱起来了。
吕布何等人也,眼力之敏锐,天下少有了,战机之扑抓,不在张文远之下,更是有果断之气,他猛然的下令:“周军变阵而乱,此时此刻,正是我们出击的时候了,左右两翼的放开了,中部十二营分十二线,给我把他们分割包围了!”
“诺!”
魏军迅速的动起来了。
“杀!”
“进攻!”
“挡住!”
“怎么回事的,我们和周围的营被分割掉了!”
“切开他们联系!”
“……”
整个战场在雨水之中,顿时变得一团乱。
张郃面色一白,他知道自己的犯下来了一个大错误,惯性思维之下,让他忘记了一点,那就是自己的将士,对军阵根本不熟悉。
变阵就乱阵,给了魏军直接的机会。
“该死!”
张郃拳头握紧,瞳孔之中,一缕一缕的血丝呈现,此时此刻,他的思维倒是非常冷静,冷静的想办法应对。
这还不算是绝境,虽然被抓住了机会,但是也把魏军引诱出来了,还有一战之力。
他策马横长矛,怒啸一声:“儿郎们,拼命的时候到了!”
身先士卒,率身边主力,击穿魏军的屏障,准备收拢自己的兵力,直接反击作战,这是唯一的机会。
少天真了 藍芯難
…………
远处,周军指挥台上。
袁绍看到的前方的战况,心中一寒,他仿佛看到了张郃已经被埋葬在战场上了,这一刻,他真的坐不住了。
“大王,东面魏军防线变得空虚了,镇守的魏军主力已经往回直扑战场了!”
一个斥候来报。
袁绍闻言,眼眸一亮,但是看着前方还在的酣战之中的周军主力战士,又有些不甘心的。
犹豫之中,还是做出了决断。
他一咬牙,大喝一声:“大戟士合作!”
周军有两支精锐主力,一支是先登营,鞠义手下先登营,有先登作战之勇,另外一支是大戟士,那是袁绍嫡亲部下精锐。
“在!”
大戟士都是最精锐的兵马。
“向东突围!”
袁绍翻身上马,看也不敢去看战场,直接率领大戟士从的东侧的缺口扬长而去。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战场上,张郃浴血奋战,雨水和身上的鲜血给交融在一起,地面仿佛都已经被整个鲜艳的血红色给染红了。
“杀!”
“我们一定可以杀出去了!”
他一边凶悍的作战,一边竭斯底里的喊着,鼓舞军心。
可这时候,却出现的变故。
“大王跑了?”
一个声音响起。
“大王跑了!”
“大王好像从东面跑了!”
无数的声音相继响起了。
周军的儿郎,都看着袁绍从东面率大戟士给跑掉了。
“我们怎么办?”
“大王舍弃吾等也!”
一瞬间,周军的军心崩溃。
“大王,何以至此也!”
张郃目瞪欲裂,他虽然让袁绍跑,但是不是这时候啊,他还没有败,还没有彻底的败掉。
“张郃,束手就擒!”
吕布杀出来了,一怒横长戟,所向披靡,所到之处,无人是一合之敌,连杀十余将士,直接杀到了张郃面前。
“休想!”
张郃虽悲愤,却不愿意的束手就擒,宁可竭力死战到底。
砰!
他长矛格挡。
但是巨力反震,让他的战马半屈,双手虎口爆裂的,眼瞳睁大,浑身的气血仿佛倒流一般。
吕布之猛,凶悍无敌。
这一刻,他深有感悟。
“投降者,可不杀!”吕布再出长戟,长戟横空,一招劈杀,仿佛力劈华山,连空气都荡然出的一道闪电出来了。
轰!
这一招,张郃还想要挡,但是已经挡不住了,被直接砸了出去,生死不知。
“将军败了!”
“大王跑了!”
“我们的输了!”
周军将士此刻再无半点的战意,一个个悲愤之下的,面对魏军的强势,大多开始放下兵器投降了。
官渡之战,魏军力战周军,以最少伤亡直接大获全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