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estu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新白蛇問仙 愛下-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孤峯-bdpqs

Home / 仙俠小說 / festu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新白蛇問仙 愛下-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孤峯-bdpqs

新白蛇問仙
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
孤峰,最高哨塔旁。
女妖将疲惫斜坐岩石台阶,头盔放身边,头发随意拢在脑后,连续劈砍有些磨损的直刀搭在腿上,目光迷茫一口一口吞肉干。
峰顶四周布置的神弩仍在持续射击,却显得有气无力。
妖将看看手里肉干又看看山下,一支支逃难似的长长队伍在向孤峰靠拢。
从昨天开始流星火雨到今天,火球已经少很多,但那种难以言明的压抑并未减少半分。
在很短时间内,嵊平小世界的生物经历了最恐怖末日浩劫。
生灵数量断崖式锐减。
这还没完,接下来数年内死亡仍是主题。
按照学堂所学的知识分析,想要恢复灾劫之前的繁荣至少需要百年甚至千年,从山顶俯视满目疮痍的世界,能感受到的只有绝望,这是女妖将第一次亲眼目睹末日。
胸口憋闷感觉无法呼吸,深感压抑。
驻地有些吵,妖将不耐皱眉。
尘埃云上空不断有流光抵近驻地,峰顶已经有几十个修士焦急等待,还有更多修士赶来。
了无牵挂的独自一人。
中国制造
我是军火商
有至亲的带上亲人,还有带潜力天赋高的徒弟。
男男女女老少聚集在划出来的区域等待,老者谨慎忌惮,年轻人则十分好奇看来看去,年轻男女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世界‘守护者’,更对飞舟感到好奇。
天降蛇妖军剿灭邪魔一事并未大肆宣扬。
孤峰蛇妖兵的存在也属于某些势力的秘密,多年来一直刻意淡化。
毕竟有一句老话,非我族类其心必异,人族修行界很难去信任一个莫名出现的强大妖兽势力,即使真的很强。
陆陆续续有修为高深修士抵达,互相之间有的戒备仇视有的热情洋溢。
目光有意无意瞟向飞舟。
当然,他们并不是欣赏蛇妖们的艺术彩绘,是真的想离开。
无论接下来怎样,嵊平小世界环境变得恶劣,算是进入末法时代,想要更进一步就只有一条路,离开嵊平,去另一个完好的世界。
眾神王座 無罪
女妖将冷笑。
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,谁也别想离开。
默默估算时间,求救信估计已经传递回去,可惜,一切无法挽回了……
忽然!
妖将以及即将渡劫的修士们起身!
目光死死盯着苍穹。
畏惧,恐慌,短暂沉寂后最恐怖的事要来了么?
随着时间推移,妖兵们和修士们也发现了那颗硕大陨星,纷纷有种无力感,太大了,即使还很远,而且坠落点在别的地方,仍然升不起丝毫庆幸念头,它足以摧毁一切……
修士们觉得不能再等下去了,一名修为最高资格最老的修士起身。
一步步走到台阶上的妖将跟前,默默施礼。
“将军,事不可为,天灾已不可逆,该考虑离开了。”
“……”
女妖将看了眼老头,沉默不语。
与其撂挑子离开,不如拼劲最后力气将陨星打碎。
与狼共枕:霸道总裁的挂名妻 鱼歌
天空火红色物体从小点变成豆粒大小,连普通人仰头也能瞧见。
老修士拿出几个玉瓶。
“区区薄礼还请将军笑纳。”
妖将扭头认真看了两眼,很有趣,自从驻守嵊平小世界以来第一次有人送礼,东拼西凑而来的礼物,对修士而言都是些罕见宝物,用以换取船票。
有些事无须言明,只提送礼而不提要求。
未渡劫的无论人族修士亦或者妖兽都无法忽视那些丹药,妖将心里明白,东西虽好却烫手,只要拿了礼物,飞舟船舱就得留出座位。
修士们分析事物的能力很强,看得出驻军小队身份地位一般。
想要提升就离不开资源。
考虑到修行不易,用物资换取登船的机会很高。
确实令妖心动,但也仅仅是心动。
看看老者手里散发光晕的丹药,再看看以超高技术制造的飞舟,摇摇头无奈叹气。
“唉……”
戴上头盔,起身。
从老者身旁走过时顿了顿。
“没接到命令之前,我们不会离开。”
离开谈何容易。
蛇妖们宁可待在山顶吹风也不愿去茫茫虚空。
至于修士们聚集孤峰愿意待就待着吧,正好可以从悬崖俯视人间,看看这供应了他们修行的世界有多么脆弱,省得张口凡人闭嘴蝼蚁的自视甚高。
崖边,女妖将迎着寒风俯视人间,无须巡天镜也能知道有多凄惨,尤其现在,正等着最后浩劫。
终极六零六
超乎寻常的听觉听见山脚下的人类在祈祷,祈求那些甚至不存在的神。
作为临时代表的老者仍不死心,走到妖将身旁,看了眼山脚那些哭求救赎的渺小凡人。
做无情沧桑状。
“救得了百人千人,救不得万人,我等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旁观。”
闻言,女妖将摇摇头。
“不,有一件事可以做。”
“哦?何事?”
—————
“祈求真正的神拯救万物生灵。”
“哪一方神圣?”
老者不解,哪位神仙能降世救灾?
妖将仰头说出两个字。
“神龙。”
说完,转身走回峰顶最高处,单膝半跪,垂首。
妖兵们有序在妖将身后整齐列队,同样单膝半跪,一言不发默默祈祷龙皇拯救苍生。
天空那颗黑红色火球越来越大……
半天之前。
道门仙山某天师寿宴。
广场整齐摆放坐席矮桌,星空之下张灯结彩欢声笑语,此次寿宴可谓大操大办场面隆重,从清晨接待客人直至银月挂空,各路神仙数量远超预计,酒席从午时开始一直饮宴到午夜。
心神不宁的白雨珺与纯阳一脉同坐,位置靠外围,略清静悠闲。
烦躁,焦虑不安,矮桌上的食物一丝未动。
一次次尝试注视未来,却总也无法看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越是这样越糟,代表事情很严重。
也许豁出去折寿几个月能增强天赋,除非白雨珺疯了。
不知道哪个世界,亦不知发生了什么,只有模糊预感很难做出应对。
唯一能做的只有等着。
纤细手指揉了揉发胀的眉心,真令龙发愁。
广场戏台上有人在说话,白雨珺头昏脑涨没听清,好像提到了什么奏乐什么舞,兴许是寿宴助兴节目,揉眉心的手忽然一顿,回想起之前注视未来看到的那一幕,果然要应验了么?
舌头舔了舔嘴角两颗锐利尖牙。
凭借干扰未来的特殊能力,随意选了个比较有利的未来……